846c ua2u 8sjm q26a 1l7l 9xbp xx5x c284 ssiu 8yu2

第六百一十二章 木秀于林

【书名: 寒门枭士 第六百一十二章 木秀于林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都市猎人龙骸战神最强的系统盗运成圣精灵世纪:GO神级妖术穿越黑棺时空酒馆     “种师道?”梁师成愣了一下,他极为敏感,最近他可是一直在忙种师道的事情。

    “他怎么了?”

    “其实是和他侄子种霖有关系,他侄子昨天在陈州门马惊了,撞倒一个平民,这个平民说要告他,结果被种霖的手下乱刀杀死了。”

    “有这么嚣张?”梁师成眉头一皱。

    “比这个还要嚣张,那些随从说他们是广阳郡王的人,杀个小民跟蚂蚁一样,还说.......”

    “还说什么,说下去!”梁师成不满地看了王鼎一眼,居然在自己面前吞吞吐吐。

    王鼎转身关了房门,压低声音道:“他们还说,就算是皇帝,惹了广阳郡王,他们也照杀不误!”

    “胡说!”梁师成怒喝一声,“这种话种师道的手下怎么可能乱说。”

    “本来我也不相信,可这里有很多目击者的证词,他们确实说了这话。”

    王鼎将一份审案材料放在梁师成桌上。

    梁师成眉头皱成一团,如果真是这样,这个种师道的侄子也太狂妄嚣张了。

    他看了看审案记录,又问道:“这个种霖承认了吗?”

    “刚开始他不坚决承认,只说自己惊马撞人,那五个杀人者他不认识,和种家无关,但后来他都一一承认了。”

    “什么叫刚开始不承认?”

    梁师成心念一动,“莫非对他动刑了?”

    王鼎有点尴尬地点点头,梁师成把审案记录又扔给他,“这种小事情找我做什么?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可左谏议大夫杨凤准备弹劾种师道狂妄自大、纵子行凶。”

    直到这时,梁师成才听出一点道道了,杨凤可是王黼的心腹,由杨凤出面弹劾,等于就是王黼弹劾。

    他立刻意识到这个案子绝不是那样简单,他又问道:“这个案子你是审的吗?”

    “不是下官,是少尹张恽亲自审理,动用了大刑,种霖的一条腿完全废了,而且今天一早,张恽搜查种师道的府宅,在种师道亲兵住的院子里搜出了血衣和凶器。”

    梁师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是王黼和童贯在联手对付种师道了,手段很黑啊!

    “太傅,下官该怎么办?”王鼎小声问道。

    “既然不是你审的案子,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离岸边远一点,别湿了自己的鞋子。”梁师成心里明白,但他不想参与此事。

    王鼎其实也明白这个案子的猫腻,只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梁师成一下,他之所以成为梁师成最器重的棋子之一,就在于他有与众不同的眼光,他低声道:“若种师道出了什么事,太子一定会保他。”

    一句话顿时提醒了梁师成,他正发愁找不到什么办法与太子缓和关系,种霖这个案子,不就是最好的缓和药吗?

    不过这件事得等它闹大了才行。

    梁师成沉思良久问道:“现在种霖的伤势如何?”

    “打得非常严重,如果太傅有意,我可以安排狱医调治一下。”王鼎还以为梁师成要给种霖治伤,讨好种师道。

    “这个狱医又是谁的人?”梁师成不露声色问道。

    “是张恽的人。”

    梁师成点点头,“那你就安排狱医调治吧!不过.....”

    说到‘不过’,梁师成又压低了声音,目光阴冷道:“等狱医调治完,你就用一杯毒酒结果了种霖的性命,下手要干净一点,要让人觉得是狱医所为,然后狱医最好再不明不白死掉,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鼎微微一颤,他忽然明白了,梁师成是要挑起种师道和童贯以及王黼的仇恨,也就是挑起太子对童贯及王黼的不满,那样一来,太子自然而然就会倚重梁师成了。

    梁师成的手段不是一般的毒辣啊!

    “下官明白了!”

    ........

    王鼎匆匆走了,梁师成喝了一口茶,又在眯着眼想这件事,很显然,种师道广阳郡王的头衔让很多人都不舒服,尤其是童贯,他可以想象童贯心中对种师道的痛恨,谋算十年的成果却最后便宜别人,换谁心态都不会平衡。

    说起来那个郡王之爵应该是李延庆得到,当时群臣在讨论这件事时,高深提出了李延庆是权雄州刺史,又是统制,符合主将的条件,但王黼却说李延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刺史,他的官阶不够,只是临时出任刺史一职,而且刺史不是承宣使,更不是宣抚使,还撑不起主将这个头衔。

    赵佶最终支持了王黼的意见,使李延庆和王爵失之交臂。

    梁师成同样也不希望李延庆得到王爵,因为一旦得到王爵之位,那就意味着将和军权无缘了,任何一个天子都绝对不会让一个异姓王掌控军权,种师道既然得到了王爵,那他就该正式退仕了。

    梁师成还需要用李延庆来掌控军权,成为自己将来的后盾,他可不希望李延庆从此被官家打入冷宫。

    正想着,一名小宦官却出现在门口,献媚笑道:“官家请阿翁过去一趟!”

    “哦!官家现在哪里?”

    “在延福宫叠琼阁!”

    梁师成点点头,“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

    梁师成匆匆来到了延福宫叠琼阁,叠琼阁位于寿山的半山腰,这一带以秋景为主,到了秋天,满眼树木黄红相间,份外艳丽,甚至山脚下还有一片占地数亩粟田,黄灿灿的粟穗格外吸人视线。

    天子赵佶也喜欢在秋天时来这里赏景,但今天一份弹劾奏折打乱了他的心情,赵佶负手在房间来回踱步。

    事实上,他心中对种师道一直怀有芥蒂,‘种家军’三个字不可能那么快在他脑海里消失,大宋从开国时便对军头们极为防范,杯酒释兵权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也是吸取了藩镇割据以来军头拥兵作乱的教训,‘文官统兵,武将辅佐’也一直是大宋军制的基本原则之一。

    种师道名义上是文官,但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军头,唯一让赵佶稍稍的宽慰的是,种师道已老迈,不可能再生什么事端了,所以赵佶才同意太子的请求,让种师道为东路军主帅参加北伐。

    但今天这份弹劾书却使赵佶猛然意识到,种师道虽然老迈,但他有家族,有子侄,他就算没有野心,但他的那些正当盛年的子侄难道没有吗?

    他侄子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莫说蚂蚁小民,就算皇帝也照杀不误,很好啊!才当几天郡王,野心就这么彰显了。

    这时,小宦官在门口低声道:“陛下,太傅已经来了。”

    赵佶点点头,“让他进来!”

    很快,梁师成快步走了进来,跪下行大礼,“老奴叩见陛下!”

    很长时间以来,梁师成都没有向赵佶跪下行大礼了,他渐渐把自己当做一个大臣,而不再是宦官,直到他被李彦逼得几乎没有退路,他才终于大彻大悟,他权力是来自于宦官的身份,而不是大臣。

    他又从头开始,捡回了自己宦官的身份,这才重新一步步赢回了赵佶对他的信任。

    赵佶坐了下来,梁师成也很乖巧地站起身,垂手站在一旁,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赵佶再多说一句‘免礼平身’之类的话,梁师成是来做事的,跪着可做不了事情。

    赵佶沉思片刻,淡淡问道:“北伐军的凯旋仪式准备得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已经差不多了。”

    “嗯!那就撤了吧!”

    赵佶轻描淡写一句话,在梁师成耳边就像惊雷一样,撤了!不举行凯旋仪式了?他忽然意识到天子心中的怒火。

    梁师成反应极快,连忙道:“老奴明白了,反正也是以前用的东西,收起来就是了,没有什么浪费。”

    赵佶又道:“金国使者已经到了京城,他们正处于国丧,我们低调一点,不要太刺激他们了,有利于谈判顺利。”

    赵佶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但这个借口却不是给梁师成,而是让梁师成去告诉文武百官。

    “老奴明白,这就去给蔡相国交代一下。”

    “去吧!”

    赵佶随手将弹劾书放到废书篮里,他虽然对种师道不满,但现在不会动种师道,军队的封赏该有还会有,回头再收拾种师道,至于种师道的侄子在城门闹事,他就当不知道。

    梁师成走出叠琼阁,召来一名宦官低声问道:“今天上午谁来找过官家?”

    “王相国和杨大夫!”

    “哪个杨大夫?”

    梁师成当然知道王相国就是王黼,只是姓的大夫他没有反应过来,朝廷中姓杨的大夫有好几位呢!

    “就是左谏议大夫杨凤!”

    梁师成顿时恍然,没想到童贯这么急切,昨天才抓人,今天就弹劾了,不用说,这就是官家取消凯旋仪式的原因。

    梁师成心里明白,以官家的精明,未必看不出这里面的问题,但官家却宁可听信一面之辞取消凯旋仪式,说明官家心中对种师道还是不放心啊!

    【再向大家求求月票和推荐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枭士相邻的书:长生处处开宝箱众魂之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娱乐大喷子异界之书时代巨擘全职穿越者零秒绝杀老衲要还俗江湖末世行汉末天子走下云端